1. <th id="udjqc"></th>

      <th id="udjqc"></th>
      <tbody id="udjqc"><pre id="udjqc"></pre></tbody>

      <tbody id="udjqc"><noscript id="udjqc"></noscript></tbody>

    2.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科創界“掃地僧”李澤湘

      2021年11月13日 06:51   來源:經濟日報   

        在XbotPark機器人部落(廣東東莞松山湖國際機器人產業基地)見到李澤湘,他行色匆匆。除香港科技大學教授、松山湖機器人基地創始人之外,他如今多了新的身份——深圳科創學院發起人,香港、深圳、松山湖三點一線的奔波成了日常。

        李澤湘被稱為科創界“掃地僧”。自1999年創辦中國首家運動控制公司固高科技起,他先后與學生創辦大疆創新、李群自動化、逸動科技等知名企業,從他的XbotPark里更跑出了云鯨智能、正浩創新等一批獨角獸公司。人們驚嘆他批量打造硬科技創業明星的能力,更好奇他為何不陪著大疆去稱霸全球無人機市場,卻周而復始陪一茬茬學生行走于“九死一生”的初創路。

        “我首先是名老師!崩顫上鎸Υ俗鞔。

        父親是中學老師,母親是小學老師,李澤湘的作為卻很難被歸于傳統教育的某個階段,因為他投身的是我國幾乎空白的一種教育——創新創業教育!拔乙呀涷灢粩嗟乜偨Y、傳授,吸引更多年輕人往前走!彼f。

        “現在是最好的時候!彼f。深圳科創學院被列入深圳市“十四五”規劃,“重視人才自主培養”的新時代人才強國戰略響徹大地。路途雖曲折,眼前已豁然開朗。

        去創造產業

        1978年,美國鋁業公司訪問中國,臨走時提出給中國兩個大學生獎學金名額。在湖南的中南礦冶學院讀大一的李澤湘幸運入選,次年作為中國首批公派本科生赴美留學。

        這十幾年中,他一路在卡內基-梅隆大學、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麻省理工學院等名校完成本、碩、博、博士后學習并取得教職。期間,他已觀察到硬科技創業的困境。在麻省理工學院,兩名機器人科學界大咖讓他印象深刻,他們的產品充滿創意,卻難以投入市場!懊绹墓⿷湶⒉贿m合年輕的初創企業做硬件!彼蛴浾呓忉。

        1992年,他回國加入香港科技大學,創辦了專注數控研究的3126實驗室——不到100平方米的小房間,后來走出了大疆的汪滔、李群自動化的石金博、逸動科技的陶師正等硬科技創業者。

        3126實驗室出產創始人,源于李澤湘作為創始人的“自我修煉”。1999年,李澤湘前往深圳創辦了實驗室首家公司——固高科技。彼時,中國機器人產業剛剛起步,市場對實驗室成果并無需求。李澤湘倍嘗創業艱辛。如今,固高科技已是我國運動控制領域的領軍企業,李澤湘卻于去年底卸任董事長,“不是等這個產業發展起來,而是去創造產業”。李澤湘和團隊花了5年向企業做理念推廣、技術培訓,將產品打磨成熟。

        最難的在于人才匱乏!澳菚r就發現,傳統學生來創業只有死路一條!崩顫上婊貞,當時去港科大的內地學生的目的地,是美國的硅谷、華爾街,很少有人愿意回深圳創業。無奈之下,他與哈工大深圳研究生學院合作辦學,培養了300多名學生,支撐了固高、大疆后來的發展。為檢驗辦學成果,李澤湘還與學生創辦了一家名叫比銳的公司,卻以慘痛的失敗告終。從一次次波折中他漸漸理解,什么樣的教育、什么樣的學生能夠引領產業。

        大疆的崛起就源于李澤湘的一次探索。

        他在港科大開設了一門機器人比賽課程,通過8個月“魔鬼式訓練”,培養學生動手能力及團隊合作能力,尤其是學會運用深圳的供應鏈來打造產品。這門課,汪滔修了兩次。2006年,汪滔隨李澤湘讀研時創辦了大疆。

        汪滔從老師那里獲得的不僅是打造產品的能力,更有在大疆數次危機及轉折時刻的決策、資金、人才各種支持。大疆創立次年,團隊一度跑光,汪滔無助地找到李澤湘,不僅獲得了投資,李澤湘所培養的哈工大深研院第一屆研究生也成了大疆重整旗鼓的生力軍。2012年,大疆全球首款航拍一體機“精靈”面世,國內投資公司卻都把大疆當成玩具公司,李澤湘為此赴硅谷向看好大疆的著名風投家取經,并通過他把樣品送給硅谷科技大佬,后大疆獲紅杉資本數千萬美元完成A輪融資,“精靈”引爆全球市場。

        “不要沉迷于港科大的美景,要干一番事業,到深圳、松山湖去!崩顫上娉<顚W生。從汪滔開始,港科大學生接踵回內地創業。

        李澤湘相信,廣深莞及周邊過去40年發展起來的供應鏈體系,為學院派創業者提供了巨大支持!斑@可能是世界上最完整、反應最快、性價比最高的供應鏈生態,硅谷的創業者都會來這邊完成產品迭代!崩顫上嬲f。

        如同當年的固高,“去開創產業”是他向學生傳遞的使命。李澤湘認識到,中國產業發展漸入深水區,需把重心從跟隨模仿轉向研發核心原創技術,并迅速將其產業化!拔覀兊捻椖,在產品方向上都是新賽道;在技術迭代上都愿意把科學原理搞得很清楚,過去沒有的技術就自己去研發!彼f。

        3126實驗室成立30年,李澤湘回頭看,100多名畢業生,有三分之一走上創業道路,創辦了28家企業。

        珠峰“大本營”

        “硬科技創業,就好比攀登珠峰!崩顫上孢@樣形容失敗率極高的創業領域。

        站在XbotPark“在孵團隊”展示墻前,他有些感慨!斑@是幾年前做的展示,回頭來看,誰適合、誰不適合創業,基本能看出來!彼钢粋個或耀眼或沉寂的名字,“這是最早掛掉的一家,團隊來自英國留學生,不具備把產品做到極致的能力;這家的產品定義不錯,缺乏技術,半死不活;云鯨、海柔這幾家,都成了獨角獸……”

        然而在松山湖科學城之外,全世界恐怕再難找到第二個在硬件孵化領域成功率如此高的地方——共孵化60多家公司,存活率達80%,獨角獸或準獨角獸公司達15%,硬科技公司達100%!李澤湘頗為他的年輕人自豪:“給個對比數據:過去10年深圳出現了大概28家獨角獸企業,廣州可能十幾家,小小的松山湖能出來10家以上獨角獸企業,確實了不起!”

        如果說當年創辦3126實驗室是“學院派”創業的1.0模式,那么眼前的XbotPark就是在李澤湘腦中迭代多年的2.0模式——從三五成群、抱團取暖走向平臺化、生態化,提供從0到1再到N的創業生態系統支撐。

        2014年,李澤湘向東莞市政府提出構想:能不能在松山湖建一個平臺,由他到全國、到世界各地去尋找挖掘合適的年輕人來創業。他的構想馬上獲得了東莞市政府的支持。東莞完備的產業生態也為XbotPark提供了天然的“機器人實驗場”。

        這是李澤湘的“科創夢工廠”。他希望大疆的故事不斷上演,要把學生批量打造成有全球影響力的創始人。XbotPark創立6年多,若把創始人比作“產品”,他竭盡心力在做三件事:定義他們、找到他們、塑造他們。

        “誰能成為引領未來的創業者?”李澤湘的觀察從未停止,漸漸形成明晰的邏輯。

        “我們在松山湖思考的模式是:年輕人、消費市場、科技的結合!崩顫上嬲J為,面向消費市場的C端(消費者市場)領域蘊含無限機遇,小米、大疆都崛起于此。而只有年輕人才能理解新一代消費者,同時他們還需具備理工科背景,能順應消費升級實現產品迭代,在C端領域打造一批有影響力的品牌,進而拉動中國未來的“新制造”。

        如何挖掘到有潛質的年輕人并為其賦能?李澤湘進行了多維度的探索。

        張峻彬是他從外部引入的第一位年輕人。2015年,剛從上海交通大學畢業的張峻彬向李澤湘的公眾號投了簡歷,李澤湘請他吃了飯!澳菚r年輕氣盛,特別想干一番事業,沒錢、沒人,只有一些不成熟的想法!睆埦蚧貞。2016年,他在李澤湘指導下創辦云鯨智能科技,用3年研發出全球首款可自清潔的掃拖一體機器人,迅速展現出顛覆清潔市場的實力。

        李澤湘賦予張峻彬的首先是視野!白铋_始我們組織第一批團隊走出去,到硅谷、微軟等大科技公司與研發人員、高層產品經理面對面,包括張峻彬。他的視野、格局不一樣了,回到松山湖就不會去做山寨的、沒有品位的產品!崩顫上嬲f。而今天,與張峻彬等獨角獸創始人面對面,也成新來創業者的“必修課”。

        資本是另一難題。云鯨對外做第一輪融資時,是李澤湘和幾位老師咬牙掏錢領投!捌鸪鯇油饷娴馁Y本蠻困難的,誰都不會想到這個角落里有值得投資的項目。找三五十家潛在的資本,可能才對接成功一家!弊尷顫上嫘牢康氖,局面已極大改變!艾F在資本界流傳著一句話:要投機器人去松山湖!比缃,XbotPark自有基金聯合紅杉、高瓴等資本,可為創業團隊提供從探索期、天使期到種子期的支持。云鯨去年完成C輪融資,目前估值約100億元。

        最難的依然是人才。如何把有想法的年輕人吸納到松山湖?李澤湘基于自己和眾多創業者20多年的探索,打造了“科創訓練營”平臺。前不久2021科創訓練營結營,來自海內外50多所高校的180多名師生從中學習了如何去發現令人興奮的好問題、尋找腦洞大開的解決方案?粗鴮W生從懵懵懂懂進營到自信展示產品,乃至開啟創業之旅,李澤湘振奮不已。

        探索“新工科”

        “學院派創業者是可以被培養出來的!學生是可以創業的!”在今年6月畢業季,李澤湘在給未來創業者的一封信里激情洋溢地寫道。

        去年下半年,他接受深圳市政府邀請,決定創辦深圳科創學院。辦學目標很明確——探索“新工科”教育、培養拔尖創業人才。今年9月,他迎來了第一批學生。

        改革大學教育,是他留學時期就深埋心中的情懷。20多年來,他身處高校體系卻仿佛游離其外,甚至在2018年從港科大停薪留職兩年專注打造XbotPark,其實都是在完成教育改革的一個閉環——一方面孵化大疆、云鯨,推動產業發展,另一方面把從中得到的對人才的要求反饋給學校,推進“新工科”教育。

        歸國這些年,他一直關注著大洋彼岸的探索!懊绹た平逃钠瘘c比我們高。我們還停留在工業革命時代的模式,強調知識的灌輸,按細分專業去培養標準化人才!边@些年,他多次前往美國創新型工科教育的代表——歐林工學院尋求借鑒。

        從早年在港科大設立機器人大賽課程開始,他曾在傳統工科教育之外做過多次嘗試:他與哈工大深圳研究生院、廣東工業大學、湖南大學、重慶大學等高校合作辦學,探索人才培養新模式,卻少有進展……“每一次嘗試都蠻艱難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彼f。

        數月前,深圳市“十四五”規劃發布,提出設立全新機制的深圳創新創業學院,下設兩個子學院,一是由清華大學錢學森班首席教授鄭泉水院士創辦的零一學院,一是李澤湘的科創學院。

        科創學院如何做好創業教育?李澤湘曾用一句比喻回答:把學生帶到能夠聽到“炮聲”的地方!皩W生在學校里聽不到‘炮聲’,周邊有考研的、出國的、就業的,可能跟他們說兩三句創業的話,冷水就潑過來了!崩顫上嬲f,“科創學院能體驗整個創業過程,聚在一起想不創業都難!

        為了幫學生將夢想落地,李澤湘考慮得很周全:與頂尖高校組成大學聯盟聯合培養,讓學位、證書可以兼得,減輕創業顧慮;與騰訊、華為、大疆等企業建立產業聯盟,為項目提供真實場景;設立智能駕駛、柔性制造等五大研究中心,用前沿技術為創業構建“護城河”……

        李澤湘60歲了,“今天的教育就是要點燃學生心中的那一把火。學生眼睛放光的時候,我的創新教育就做到位了”。(經濟日報記者 鄭 楊)

      (責任編輯:王炬鵬)

      科創界“掃地僧”李澤湘

      2021-11-13 06:51 來源:經濟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