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udjqc"></th>

      <th id="udjqc"></th>
      <tbody id="udjqc"><pre id="udjqc"></pre></tbody>

      <tbody id="udjqc"><noscript id="udjqc"></noscript></tbody>

    2.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確保小農戶在現代農業中不掉隊

      2021年07月27日 05:28   來源:經濟日報   

        農業社會化服務已成為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有機銜接的基本途徑,這也要求農業扶持政策逐步從補裝備、補技術,向補主體、補服務轉變。發展農業社會化服務要從市場和政府兩方面發力,既要創新農業服務模式,還要優化農業扶持政策。

        無人機企業從制造農業無人機轉向輸出植保服務,農資企業從傳統農資銷售向后端農業服務延伸,互聯網平臺融合線上線下布局農業跨區域作業,農機大戶從農機作業向綜合農事服務拓展,就連原本專注農村流通的供銷社系統,也在加快向農業服務滲透。

        眼下,越來越多的社會資本和市場主體正進軍農業服務領域。筆者認為,農業社會化服務已成為實現小農戶和現代農業有機銜接的基本途徑,這也要求農業扶持政策逐步從補裝備、補技術,向補主體、補服務轉變。

        小農戶對我國有特殊而重要的意義。全國小農戶數量約2.03億,占各類農業經營戶總數的98.1%,戶均耕地10畝以下的農戶約占農戶總數的85.2%。無論是家庭農場、專業大戶,還是農民合作社,都是由小農戶發展、升級、合作而來。戶均不過10畝田的小農生產方式,是我國農業發展要長期面對的基本現實,農業在相當長時期仍是幾億農民生存的基礎產業。因此,無論是從發展現代農業,還是從增加農民收入角度出發,確保小農戶在現代農業中不掉隊都是重大課題。

        現代農業不以土地規模論英雄。我國戶均耕地面積僅相當于韓國的1/3、歐盟的1/40、美國的1/400。近年來,國家引導農村土地經營權有序流轉,發展農業適度規模經營,其中“有序”“適度”兩個詞值得注意,F代農業是個有機體,單一要素規模的大小并不能決定效益的高低,土地規模并非越大越好。在我國,寄希望通過大規模集中土地,實現美國、加拿大那樣的農場規模,既不現實也沒必要。因此,在土地流轉之外,還要發展農業社會化服務,來彌補超小規模的不足。只有發展農業社會化服務體系,才能使得在短期內不宜改變的小規模生產也能提高效率。

        農業經營方式要以適用為王,F實中,相比單純的土地流轉或農戶自耕,農業社會化服務模式有其獨特優勢。近年來,隨著土地和人工成本上漲,大宗農產品生產的比較效益下降。同時,農業面臨化肥農藥用量大、技術裝備普及難等問題。癥結就在于農民組織化程度低,小農戶存在不愿、不能流轉、干不了、干不好等情況,迫切需要經營體系創新。而農業社會化服務可以避免大量租地帶來的租金成本和其他弊端,還能以服務的現代化進一步推進農業的現代化。

        當前,全國農業社會化服務主體已超過90萬個,服務面積超過16億畝次。發展農業社會化服務要從市場和政府兩方面發力。

        要創新農業服務模式。因地制宜發展單環節、多環節、全程生產托管等服務模式。在農戶家庭經營意愿較強的地區,主要從推廣單環節、多環節生產托管入手,逐步轉變小農戶的經營方式;在農業勞動力轉移程度較高的地區,重點推廣全程生產托管模式,著力解決“誰來種地”難題。在此基礎上,創新服務主體與其他主體的組織形式。比如,服務主體可以與新型經營主體緊密聯結,形成利益共享、風險共擔的利益共同體。

        要優化農業扶持政策。新世紀以來,我國對農業的扶持手段日益多元,也越來越高效。過去直接根據種植面積補貼,后來加入補貼農業裝備的推廣,再到補貼先進技術的應用,黨的十八大以來,對符合條件的有帶動能力的新型經營主體進行補貼。如今,應立足新階段,樹立“補農業服務就是補農業,補服務主體就是補農民”的理念,持續加大和優化對農業社會化服務的補貼。(喬金亮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責任編輯:符仲明)

      確保小農戶在現代農業中不掉隊

      2021-07-27 05:28 來源:經濟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