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udjqc"></th>

      <th id="udjqc"></th>
      <tbody id="udjqc"><pre id="udjqc"></pre></tbody>

      <tbody id="udjqc"><noscript id="udjqc"></noscript></tbody>

    2.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劉自鴻:曾懷揣夢想 如今“堅持到底,永不言棄”

      2022年01月17日 09:00   來源:中國企業家   記者 劉哲銘

        柔宇科技創始人、CEO劉自鴻站在國家會議中心的舞臺上,對著蟬翼柔性屏吹了一口氣,原本垂直的屏幕像一張紙一樣開始擺動。

        那是2018年10月31日,劉自鴻意氣風發。當天柔宇科技搶在華為、小米等各大手機廠商前發布了全球第一款可折疊手機FlexPai。搭載著柔宇自研的柔性屏,這款重量為320g的產品折疊起來能變成一款智能手機,打開之后能切換成7.8寸的平板電腦。舞臺上,這位斯坦福博士高舉FlexPai強調道:“這是一款產品,不是模型!

        三年來,雖然各大廠商都陸續發布了折疊屏手機,但這仍然是小眾產品,被網友稱為“有錢人的玩具”。調研機構IDC數據顯示,2020年全球折疊屏手機出貨量約為194.7萬部,同期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為12.92億部,占比僅為0.15%。2021年三季度,折疊屏手機全球出貨量為260萬部,同比雖然大幅增長480%,但同期全球智能手機銷量3.4億部。研究機構預測,折疊智能手機2022年的銷量才將突破千萬部級別。

        不過,隨著革命性的創新陷入停滯,折疊屏成為手機的新賣點,也是主流手機廠商輸出品牌高端、創新的最優選,熱度漸高。2021年12月23日,華為推出P系列首款折疊屏手機P50 Pocket;當天,OPPO的折疊屏手機Find N系列開售;蘋果雖還未推出折疊屏手機,但市場預測其搭載8英寸QHD+OLED顯示屏的折疊屏手機將在2023年上市。目前,在全球市場上,三星折疊屏手機一家獨大,占了93%的份額,華為占6%。

        而此時,推出全球第一款折疊屏手機的柔宇,卻因欠薪傳聞深陷泥潭。柔宇員工爆料,柔宇從2021年10月開始拖欠全員薪酬,9月只發了40%薪資。在2021年11月30日舉辦的員工大會上,劉自鴻對員工們坦陳了目前柔宇的資金現狀,并稱兩次IPO失敗都有外因。

        柔宇成立于2012年,成立次月,便獲得深創投和松禾資本共同發起的A輪融資,交易金額數千萬元人民幣。9年內,柔宇完成了13次融資,投后估值超過60億美元,哪怕在一眾明星創業公司里,融資金額也堪稱翹楚。但如今,對于資本、技術集中的顯示屏行業,這樣的金額似乎難以支撐柔宇“過冬”。

        2012年,劉自鴻帶著“把世界掰彎”的夢想從IBM離職歸國,并在2014年推出0.01毫米超薄柔性顯示屏。他身上寄托著一種技術人才改變世界的夢想。真格基金合伙人徐小平曾因錯過柔宇痛心疾首,事后他解釋,“覺得A輪的項目這么貴,丟不起這個人”,“最重要原因是我違反了我的投資哲學”,他后悔感慨:“你想他們3個人,世界頂級的科學家,中國最優秀的人才,放棄了最好的工作,3億美金也應該投啊!

        在一次次融資中,柔宇這家資本寵兒一步步往上。但創業是在萬米高空中走鋼絲,那根維持平衡的杠桿兩頭,一頭是技術,另一頭則是市場。如果長期喪失造血能力,跌落或許是瞬間的事。

        12月9日,劉自鴻在朋友圈轉發了一篇文章《馬斯克追憶破產邊緣:每天醒來,在夢中哭了一夜》并配文:其實,誰都有過不容易。在人生至暗時刻,也不要指望雪中送炭,唯一能做的是,堅持到底,永不言棄。

        資金緊張持續已久

        2021年2月10日,柔宇人看到的曙光忽然熄滅。

        當天,根據《審核規則》第六十七條(二)調查原則,上海證券交易所將終止其發行上市審核。在此之前,2019年底,市場傳出柔宇籌備在美國IPO最多融資10億美元的消息,但遲遲沒有進展。2020年12月31日,柔宇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披露IPO招股書獲上交所受理,擬募資144億元。

        但更艱難的時刻或許還沒到來。2021年12月,柔宇前員工向媒體透露,柔宇資金緊張是長時間存在的現象。從2018年起,年終獎就存在推遲或者未發放的情況,公司福利也開始隨之減少。此前工資發放一直正常,但從2021年10月開始,工資也發不出來了。

        柔宇并非不清楚公司面對的風險。申報稿中指出,公司從事柔性電子產品的下游行業對于柔性電子產品需求尚處于初期,公司正逐步經歷從研發到下游客戶拓展的關鍵階段,公司產品銷售規模較小,如果公司未來不能形成具有較強競爭力的核心產品,公司將面臨難以持續經營和未來發展前景存在較大不確定性的風險。

        柔宇曾用兩年時間實現柔性屏從0到1;又從2014年開始用了4年時間實現1到N——產品的大規模量產;劉自鴻將2018年之后定義為N到N+,最為核心的任務是開拓它的應用。但這一階段,柔宇開啟了“盲人摸象”的階段。

        事實上,2018年年底,柔宇折疊手機發行后,一片質疑聲就隨之襲來。有人質疑這種創新是否是一個市場不斷教育人們從而產生新需求的過程;也有人不理解屏幕制造商柔宇為什么要進入如此擁擠的手機賽道。

        “很多人認為手機是紅海,我有一點不同的看法。如果把折疊屏手機看成傳統的手機,也許它會是一個紅海,但不是所有能打電話、能上網的手機就是好手機!眲⒆曾櫾@樣回應。

        那時,劉自鴻對外信心十足:“柔宇的良率在業界非常高,柔宇柔性屏在國內外也已有數百家大客戶,過去幾年一直有主流手機廠商前來與柔宇談合作,柔宇的心態是開放的!

        但這種口頭的合作與開放的心態直到今天也沒為柔宇帶來實際效益。在柔宇對外的宣傳中,柔宇有to B和to C兩種不同的商業模式,to B領域,柔宇擁有LV、空客、瀘州老窖等客戶,為其提供柔性屏產品;to C方面則推出了Rowrite手寫本、折疊屏手機等產品。

        根據此前公布的招股書(申報稿),2019年,柔宇科技營收不過2.27億元,歸屬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虧損10.7億元。也有人將其營業收入和市場費用對比起來,質疑其合同的真實性。除此以外,柔宇的研發費用也高居不下,自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其研發投入分別為1.6億元、4.88億元、5.86億元和5.83億元,最近三年研發投入占營業收入比例為308.17%。

        “我們(創業)最早的時候內部就做了很多討論,現在可以非常直接地說,我們不是一個純粹的面板企業,我們是to B和to C齊頭并進的一個綜合解決方案提供商!眲⒆曾櫾@樣定位柔宇,“過去幾年間,一直和團隊在思考一個問題:柔宇究竟想要成為一家什么樣的公司?”

        一名和劉自鴻有過接觸的創業者表示,創新值得肯定,但創新的前提是要活下來。沒有核心產品,綜合解決方案提供商的定位也無意義。

        目前,經過十多年的發展,“財大氣粗”的中國面板商已在全球市場站穩腳跟,京東方、維信諾、深天馬、華星光電也均供應或布局柔性AMOLED。

        京東方已擁有三條第六代柔性AMOLED產線,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出貨約4000萬片,目前已為華為等品牌提供高端柔性AMOLED產品,此前華為Mate Xs、Mate X柔性折疊屏均為京東方獨家供應。維信諾公告透露,連續12個月累計獲得榮耀柔性OLED屏訂單22.485億元。

        反觀柔宇,在急需技術爬坡和擴大產量的時候,遭遇資金危機。不過,有媒體報道,參與柔宇科技A、B、C三輪融資的松禾資本,正牽頭現有股東和有意向的投資方進行新一輪可轉債融資,以幫助柔宇渡過難關。

        前有狼后有虎

        深圳龍崗區,劉自鴻站在工廠外,一一將記者送上車后,又登上大巴車,雙手合十,言辭懇切地希望媒體“能對柔宇多一些理解”。那是2019年,柔宇先后幾次開放了工廠參觀,試圖讓外界能更加走進這家充滿質疑的公司。

        劉自鴻身后是占地10萬平方米的柔宇生產基地,建筑面積約40萬平方米。在這里,每立方英尺0.5微米的顆粒物要保證小于100個、無塵潔凈程度達到半導體芯片制造業標準的產線,這是柔宇百億融資砸出來的水花,也是下一步百億融資里最重要的計劃。

        柔宇工廠2015年10月籌建,2018年6月一期產線點亮投產并實現大規模量產上市,按照8寸左右屏幕計算,能達到280萬片/年產量。當時,劉自鴻介紹,二期正在推進建設中,基于一樣的技術路線、一樣尺寸,建成后預計整體年產量可達880萬片/年。

        柔宇在招股書(申報稿)中稱,公司雖掌握業內領先技術,但目前尚需擴大生產規模以占據更高的市場份額和滿足客戶對于大規模量產的需求。在其計劃里,IPO擬公開發行12000萬股人民幣普通股(A股),募集資金144億元,其中約50億元計劃用于柔性顯示基地升級擴增建設項目。

        雖然融資金額單位以億計算,但對于顯示屏這個資本密集型產業,柔宇融資并不算高。

        從2002年進軍面板行業以來,京東方以負債經營、杠桿融資并購的方式擴產建廠。至今,京東方融資超過700億,幾乎是一家工業企業能在資本市場所做的最大融資。因融資金額巨大,早期京東方也廣受詬病,《南方周末》曾評價其“圈錢”技藝極其嫻熟。

        正是這700億讓京東方走到了面板龍頭的位置,京東方先后在合肥、成都、重慶、福州、北京等地建設了14條產線。京東方董事長陳炎順在接受《中國企業家》雜志采訪時曾總結了京東方的發展模式:“投一條200億的產線至少需要100多億的本金,沒錢怎么辦?我們跟地方政府商量,通過資本市場向當地的資本投資平臺定向增發,拿到資金后,我們再把這部分錢投入到當地去建設企業,去發展!

        柔宇試圖以不同的技術路線重新定義行業。為降低成本,柔宇采取獨立于三星LTPS陣營之外的技術路線:ULT-NSSP柔性屏技術路線。劉自鴻認為,正是由于采用了低溫工藝和非硅材料以及更為簡單的制程工藝,設備投資成本也相應大幅降低,因而柔宇的產線的投資額遠遠低于京東方、維信諾等廠家。例如,京東方日前宣布量產的重慶第6代AMOLED(柔性)生產線,投資額高達465億元,而柔宇一期產線的投資僅為110億元。

        但時代已經不同了。十年前,面板行業面臨的困境,TCL集團董事長李東生以一言蔽之,“沒有液晶面板寢食難安”。作為全球最大彩電制造基地,中國內地一度因不能自產液晶面板,不得不高價從韓國、中國臺灣面板企業手中采購,京東方代表的是國產替代的主題。如今,這樣的時代命題已經不再,還年幼的柔宇要面臨特大巨頭京東方、三星更為殘酷的市場競爭。

        “沒有歷史包袱的創新者!眲⒆曾櫾@樣形容柔宇。他認為,柔宇不像傳統面板廠商在LTPS技術等方面投入過數百億甚至千億的資金,因而可以開發自己的ULT-NSSP技術路線,“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我們可以全新開始”。

        但在陳炎順看來,面板業像一條沒有出口的高速公路一樣,前有狼后有虎,一定要做到全球前五名去,騎在中間,稍不小心就會被吃掉。沒有高投入,沒有規;,就躋身不到第一陣營,就只能被一線廠商打壓得無還手之力。

        如今,這條虎狼遍布的高速公路柔宇或許更難走。

      (責任編輯:劉朋)

      精彩圖片

      劉自鴻:曾懷揣夢想 如今“堅持到底,永不言棄”

      2022-01-17 09:00 來源:中國企業家
      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