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h id="udjqc"></th>

      <th id="udjqc"></th>
      <tbody id="udjqc"><pre id="udjqc"></pre></tbody>

      <tbody id="udjqc"><noscript id="udjqc"></noscript></tbody>

    2.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字節跳動裁撤投資部門 深度揭秘張一鳴的投資往事

      2022年01月20日 08:57   來源:中國企業家   趙東山,李薇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趙東山

        2022年1月19日,多家媒體報道,字節跳動將整體裁撤投資業務,涉及員工約有百人。其中,戰略投資負責人趙鵬遠及戰投板塊部分員工或將放棄投資業務,并入戰略業務;財務投資板塊則將徹底解散。趙鵬遠等5人轉去總裁辦,負責公司的整體戰略;戰略與投資部的部分人員轉去業務線做戰略,其余人員裁員;財務投資線人員大部分被裁掉。

        對此,字節跳動回應媒體稱,公司年初對業務進行盤點和分析,決定加強業務聚焦,減小協同性低的投資,將戰略投資部員工分散到各個業務條線中,加強戰略研究職能與業務的配合。相關業務和團隊還在進行規劃討論。

        近期,有消息稱字節跳動擬計劃投資數字化營銷整體方案服務商Growing.io。不過,根據《財新》最新的消息,隨著字節跳動投資業務的整體裁撤,收購Growing.io項目已經被叫停。

        關于字節跳動投資業務裁撤的原因,有人猜測可能與一則即將出臺的企業投融資行為的新規有關,屆時,受到影響的互聯網公司將不僅僅是字節跳動一家。

        投資幾乎是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從開始創業就采取的發展戰略。將外部資源與自身業務體系相結合,用最短的時間實現最高效的價值,從而快速達成某一產品目標或完成在競爭中的反超,是字節跳動投資的秘訣,而最近幾年炙手可熱的TikTok正是這套戰術的集大成者。

        在字節跳動內部,投資業務分為戰略投資和財務投資兩個部分,兩大業務線均向CFO、TikTok全球CEO周受資匯報。

        據36氪報道,字節跳動戰投負責人為趙鵬遠,其投資主要緊密結合業務進行,以并購、大金額投資為主,近期代表案例是40億美元收購沐瞳游戲。字節跳動財投負責人是楊潔,曾就職于紅杉中國,負責約15人左右的投資團隊。

        根據天眼查的數據統計,從2012年創業至今,短短9年多時間,以張一鳴為代表的字節跳動投資團隊已經投資193個項目。僅在2022年1月,字節跳動戰投部就完成對“影托邦”和“一直看漫畫”的并購。

        在區域分布上,字節跳動的投資遍布海內外;在投資階段上,字節跳動覆蓋了從天使輪到收購的全部輪次;在細分行業中,字節跳動涉獵也極其廣泛,教育、游戲、金融、社交、人工智能、企業服務、新能源汽車、餐飲消費等熱門的創業領域都能看到字節跳動投資的身影。

        不同于純財務投資,字節跳動的投資主要是基于自身的業務協同做布局,甚至在大多數情況下,投資也會變成張一鳴的一種規;衅阜绞,看中一個新創團隊,便把整個公司都并入字節跳動。

        字節跳動現任副總裁朱駿,正是這樣的代表。朱駿曾是TikTok前身musical.ly的創始人。musical.ly于2017年被張一鳴10億美元收購,隨后朱駿和另一位創始人陽陸育均進入字節跳動。

        北京字節跳動CEO張楠,同樣是張一鳴通過并購納入麾下。張楠曾是圖片分享交流社區圖吧的創始人,2013年張一鳴收購圖吧,張楠進入今日頭條負責內涵段子,隨后又帶領團隊整合誕生了抖音并帶領其飛速增長。

        此外,除自有投資業務外,字節跳動還作為LP(Limitied Partner,有限合伙人)投資了多家投資機構,如深耕硅谷的早期基金UpHonest Capital、胡博予創辦的XVC以及黑蟻資本,而張一鳴自身也是源碼資本的個人LP。

        過去的9年里,在業務與投資雙輪驅動的戰略下,張一鳴構建起了龐大的投資帝國,遍布互聯網流量所在的各個領域。如今,在字節跳動發展的關鍵時期,失去投資這個輪子,其影響不言而喻。

        然而,要面臨相同挑戰的顯然也不止有字節跳動一家。在過往的互聯網公司發展歷程中,像騰訊、阿里、美團、快手等大型互聯網公司均是采用“業務+投資”的雙輪驅動戰略,在自身業務發展探索的同時,通過投資并購等方式進行跑馬圈地,劃分自己的勢力范圍,從而在競爭中獲得更長足的優勢。

        根據企名片數據,騰訊投資成立于2008年,是騰訊集團的投資部門與核心戰略部門之一。其投資案例已經超過1400個,投資的公司超過800余家;阿里資本同樣成立于2008年,主要通過投資、并購、業務拓展,創造戰略和長遠財富價值,投資案例超過490個;美團旗下的龍珠資本則主要聚焦于餐飲、零售、酒店旅游、休閑娛樂等本地生活服務領域,與美團主業形成一定的配合和互補,投資案例超過35個。

        關于政策對互聯網巨頭公司投資業務的具體實際影響,如是否會涉及之前項目的清算等等,某投資行業專業人士向《中國企業家》表示:“沒人知道,可能并不會是一刀切,有些可能是罰款,有些可能是要求回到之前的競爭狀態,會有不同的處理方式出現!

        關于字節跳動的投資往事,詳見刊發于《中國企業家》2020年第11期的文章:《張一鳴的投資帝國》

        文|趙東山 編輯|李薇

        TikTok案把張一鳴和字節跳動置身世界輿論中心。TikTok的命運尚未有定論,但TikTok的背后,字節跳動的投資能力以及投資后對業務的整合能力,正在被外界所看到。

        投資,幾乎是張一鳴從創業一開始就采取的發展戰略。將外部資源與自身業務體系相結合,用最短的時間實現最高效的價值,從而快速達成某一產品目標或完成在競爭中的反超,這是字節跳動投資的秘訣,TikTok正是這套戰術的集大成者。

        從2012年創業至今,短短8年間,以張一鳴為代表的字節跳動投資團隊已經投資105個項目。一個可以對比參考的數據是,同樣時間內,美團投資了53個,滴滴投資了40個,快手投資了29個。而僅在今年,字節跳動就完成29次投資。

        在區域分布上,字節跳動的投資遍布海內外;在投資階段上,字節跳動覆蓋了從天使輪到收購的全部輪次;在細分行業中,字節跳動涉獵也極其廣泛,教育、游戲、金融、社交、人工智能、企業服務、新能源汽車、餐飲消費等熱門的創業領域都能看到字節跳動投資的身影。

        此外,除自有投資業務外,字節跳動還作為LP(Limitied Partner,有限合伙人)投資了多家投資機構,如深耕硅谷的早期基金UpHonest Capital、胡博予創辦的XVC以及黑蟻資本,而張一鳴自身也是源碼資本的個人LP。

        不同于純財務投資,字節跳動的投資主要是基于自身的業務協同做布局,甚至在大多數情況下,投資也會變成張一鳴的一種規;衅阜绞,看中一個新創團隊,便把整個公司都并入字節跳動。

        在字節跳動投資的105個案例中,被并購的項目達到34個。目前字節跳動的高層,如陳林、張楠、朱駿和陽陸育等人均是通過被并購他們的公司的方式進入的字節跳動。

        在張一鳴的帶領下,成立8年多的字節跳動,儼然已經成為一個APP工廠,而與此同時,在業務與投資雙輪驅動的戰略下,張一鳴也構建起了龐大的投資版圖,遍布互聯網流量所在的各個領域。

        投資,是另一種形式的招聘

        都說投資的關鍵是投人,張一鳴是把這一原則發揮到極致的投資者!  

        今日頭條(2018年改名為字節跳動)成立不到半年,張一鳴就收購了一個做漂流瓶和天氣應用的小團隊,陳林是這個團隊的創始成員之一。并購后,陳林進入今日頭條,如今他的身份是字節跳動教育和創新業務的負責人。

        字節跳動中國區CEO張楠,同樣是張一鳴通過并購納入麾下。張楠曾是圖片分享交流社區圖吧的創始人,2013年張一鳴收購圖吧,張楠進入今日頭條負責內涵段子,隨后又帶領團隊整合誕生了抖音并帶領其飛速增長。

        字節跳動戰略和投資的負責人朱駿,曾是TikTok前身musical.ly的創始人。musical.ly于2017年被張一鳴10億美元收購,隨后朱駿和另一位創始人陽陸育均進入字節跳動。

        此外,Faceu臉萌的創始人郭列、清北網校的創始人劉庸(目前已離職字節跳動)等創業者,均曾通過被收購公司的方式進入字節跳動。

        一位被字節跳動投資過項目、并最終被字節跳動收購的TMT領域投資人告訴《中國企業家》,他與字節跳動投資團隊有過接觸,“他們(字節跳動)主要是通過收購團隊把某項技術融入到自己內部產品里面,為核心業務服務!

        張一鳴對人才和投資效益有著獨特的理解。

        談到競爭優勢,張一鳴曾表示,“技術優勢就是技術人才,我們為什么不能有同樣或者更好的技術人才?優勢主要取決于效率,取決于你對事情理解的準確度,對人才判斷的準確度,以及如何把這個理解判斷變成組織有效性的效率!

        因此,只要是張一鳴看準的投資,他會不惜一切代價;ヂ摼W圈里一直流傳著張一鳴潛心觀察被投對象的段子,比如在咖啡館、酒店大堂等公共場合,他會坐在角落里細心觀察,發現人身上的優點,不放過任何一個挖掘投資的機會,最著名的要數他對musical.ly的收購。

        其實,當年有意向收購musical.ly的買家除了字節跳動還有快手,但因為獵豹移動CEO傅盛利用其在musical.ly的一票否決權大搞捆綁銷售,將獵豹另外兩款出海失敗的產品News Republic及Live.me搭售。結果快手CEO宿華不干了。

        但另一邊,張一鳴則耐下性子默默地接受了傅盛的方案,不但買了musical.ly,還花8660萬美元買下了News Republic,并給Live.me投了5000萬美元。如今,musical.ly對TikTok和字節跳動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了。

        根據TikTok 9月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TikTok在美國大約有1億個月活躍用戶,比2018年1月增長了近800%,而日活躍用戶數量約為5000萬;此外,TikTok在全球范圍內下載數量約為20億次。

        在一位一線基金TMT投資人看來,“TikTok能取得這樣的成績,一方面是因為musical.ly團隊在美國有一些流量基礎,且在各個國家和地區本地化運營做得比較好;另一方面還是因為字節跳動團隊在算法層面的能力,雙劍合璧讓TikTok實現從美國到全球的爆發和增長!

        投資,與自身業務整合

        除了看重人才外,張一鳴也看重被投公司與自身業務協同整合;乜醋止澨鴦拥耐顿Y路徑,也很好地映射出這家公司的發展思路。

        在公司創業早期時,推薦引擎技術是今日頭條區別于其他資訊類APP的強項,但在內容版權方面卻屢遭詬病。所以,張一鳴投資了眾多內容類媒體項目,如華爾街見聞、新榜、財新世界說、30秒懂車、花熊、每天讀點故事、極客公園、餐飲老板內參等內容資訊平臺和自媒體,以及東方IC、陽光寬頻等具備圖片版權及信息網絡傳播試聽節目許可資質的公司。

        與此同時,今日頭條推出頭條號、微頭條、悟空問答等功能,以期在推薦算法之上,為用戶提供豐富的內容并沉淀社交關系,提高用戶在今日頭條APP的停留時長。

        在今日頭條具備一定的內容流量基礎之后,廣告變現成為不得不考慮的問題。在公司創業早期,張一鳴就挖來了有著豐富媒體和廣告經驗的張利東。如今,他已是字節跳動商業化的負責人、字節跳動(中國)董事長,也被譽為字節跳動的財神爺。與之相配合,張一鳴的對外投資也主要集中在移動互聯網廣告變現領域,如掌象、金紅花廣告、靈豹廣告、拓客文化等。

        掌象、金紅花、靈豹都是今日頭條的區域代理。掌象坐落在廈門,為福建區域內的用戶提供運營、活動等服務;金紅花廣告坐落在太原,負責今日頭條、抖音短視頻、西瓜視頻、火山小視頻等產品在山西省內的商業合作。不知是不是巧合,福建和山西分別是張一鳴和張利東的老家。

        當以papi醬為代表的短視頻開始火爆時,張一鳴逐漸將業務拓展到視頻領域。在字節跳動內部,相繼推出了火山小視頻、抖音和西瓜視頻。為鼓勵視頻創作,補貼也轉向視頻,當時今日頭條宣布要All in短視頻,并表示會拿出10億元用以補貼頭條號上的短視頻創作者。

        與自有短視頻業務相配合,字節跳動在這一階段集中投資了聲影動漫、薇龍文化、泰洋川禾、中視鳴達、秀聞科技等各垂直領域的MCN機構及娛樂文化公司。今年抖音直播電商引入的明星主播陳赫就來自泰洋川禾。

        字節跳動的智能引擎推薦技術讓今日頭條和抖音的信息流廣告都得到了快速的發展,加之營銷上的發力,使得抖音在DAU上實現了對快手的反超?焓趾投兑粢惨虼俗吡藘蓷l完全不同的發展路徑——抖音重信息流推薦,更像媒體;快手重社交和私域流量,更像社區。

        在經濟下行、各大廣告主相繼縮減預算的情況下,字節跳動不得不在信息流廣告之外尋找新的出路,社交成為重要的方向,如推出“多閃”這一社交工具。與之相配合,字節跳動投資了多說、Biu校園、Summer校園等社交產品,以及快看漫畫和半次元等二次元動漫愛好者聚集的社區。

        2017年左右,中國移動互聯網出海的浪潮興起,張一鳴同時將眼光瞄準海外市場,相繼投資了印度新聞聚合平臺Dailyhunt,美國移動短視頻創作者社區Flipagram,主打東南亞市場的移動短視頻App Vshow我秀時代,受歐美年輕人喜愛的短視頻應用musical.ly等。

        字節跳動在圖文、視頻等內容逐漸豐富之后,張一鳴開始將搜索引擎定為字節跳動的重點業務。2019年8月,頭條搜索網頁版正式上線。隨后字節跳動先后收購了互動百科、百科名醫網,豐富搜索內容。

        此外,在人工智能、企業協作、房產、電商、汽車等新興領域,雖然在字節跳動內部,其產品重要性還不足以與抖音媲美,但在自身業務之外,字節跳動都在做相應的投資布局。

        投資,尋找新的增長引擎

        未來布局,同樣是字節跳動投資的重要目的,在教育和游戲領域尤其明顯。

        張一鳴曾經談到,“如果沒有搜索場景的拓展和優質內容,今日頭條的增長空間可能只剩4000萬DAU!痹谒阉髦,游戲和教育被寄予厚望。

        在字節跳動105個投資案例中,教育相關的占了12例,游戲相關的為7例。

        今年3月,字節跳動8周年,張一鳴在內部信的最后表示,2020年自己將思考和規劃教育等新戰略方向。隨后,字節跳動創新業務、教育線負責人陳林表示教育線今年將招聘超1萬人。

        今年8月,字節跳動收購了幼少兒數學思維教育品牌“你拍一”。而就在數月前,字節跳動推出瓜瓜龍語文、英語、數學思維課程。

        在教育領域,字節跳動從2018年開始布局,陸續推出了GoGokid、aiKID、清北網校、好好學習等教育業務。此外,字節跳動還參與投資了曉羊教育、新升力、Minerva University、一起作業、極課大數據等教育公司,并收購了學霸君的B端業務和錘子硬件的部分專利,用于布局教育硬件。

        在資本的裹挾下,字節跳動教育業務一路狂奔。但,字節跳動在教育領域的嘗試似乎并不順利,無論是GoGokid還是aiKID,都傳出過裁員或停運的消息。背靠大流量高速度沖入教育這一慢行業,字節跳動似乎并未收獲預期的效果。

        不得不說,大部分字節跳動的教育業務仍處于市場探索階段,但張一鳴在字節跳動8周年時談到,“我其實不焦慮,有耐心,我覺得現在還是很早期,教育業務必須有更根本的創新,當然前提是我們有更深刻的認知!

        事實上,字節跳動系的廣告渠道同樣是在線教育很好的獲客渠道。就在2019年、2020年廣告行業不景氣時,在線教育領域學而思、猿輔導、作業幫三家公司,僅暑假時段就在字節跳動系產品投入數億元廣告費。

        在游戲領域,今年2月,字節跳動任命原戰略投資部負責人嚴授單獨分管旗下游戲業務,以解決內部游戲業務長期沒有具體管轄部門的事實。在此之前,嚴授曾在騰訊戰略部任職。嚴授掌管游戲業務后,主攻重度游戲,據悉將推出一款與《王者榮耀》近似的競技產品。

        在此之前,字節跳動的游戲布局雖然始于2018年,但并沒有獨立的游戲部門,其游戲業務主要分散在兩個部門,超休閑游戲歸字節跳動商業化部門,獨家代理、自研游戲、小游戲則歸嚴授負責的戰略部門。

        今年來,字節跳動投資了有愛互娛、止于至善、MYBO等眾多游戲開發廠商。在兩年多的時間里,字節跳動通過收購+自組建的方式,迅速打造出了自己的一支游戲團隊,發展勢頭不容小覷。

        整個2019年,字節跳動在游戲領域發力相當迅猛,其著力點主要是輕型的超休閑游戲。一方面字節跳動代理發行游戲,另一方面字節跳動旗下抖音、抖音火山版、西瓜視頻、穿山甲聯盟等平臺也是游戲推廣的重要渠道。在游戲發行推廣方面,字節跳動也有自己的一套方法論,比如通過運營抖音話題詞,為游戲導流獲客。

        據游戲數據研究公司DataEye統計的數據顯示,2019年字節跳動通過獨家代理或合作等形式共有13款游戲進入蘋果應用商店游戲免費榜TOP10,其中包括《音躍球球》《全民漂移》《皮皮蝦傳奇》等。此外,這些游戲通常集中投放2個月就能取得不錯的流量,且單款游戲在抖音的投放占比均不少于20%,最高時單日投放上百組宣傳素材。

        背靠其旗下平臺的流量池,字節跳動在入局游戲行業不到三年的時間里,就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尤其是在休閑游戲領域能夠突破騰訊和網易兩大游戲巨頭的壟斷,實屬歸功于其自身流量池的買量方法論。

        不過,霸主當然也不會坐視不理。去年7月,廣州知識產權法院應騰訊公司主張,發布兩個行為保全禁令,要求字節跳動旗下火山小視頻停止以直播方式傳播騰訊旗下游戲《王者榮耀》,要求頭條、西瓜視頻停止以直播方式傳播游戲《穿越火線》。騰訊當時已對頭條系產品提起了8項訴訟。

        無論如何,在游戲和教育兩個領域,字節跳動既是各大廠商投放品牌廣告的重要渠道,也是各大在線教育、游戲類公司不得不提防的潛在對手,而這兩個細分領域也是受疫情影響最小,甚至受益的領域。

        在字節跳動敏銳而發達的觸角背后,一個隱秘而龐大的字節跳動投資體系正在逐漸浮出水面。

      (責任編輯:王惠綿)

      精彩圖片